标签: mood

李通灵

2020年后,他突然多了几只眼睛和一个嘴巴可惜脚退化了手也不利索了。他伤不到人,只有挪动身体贴在周围的人身上咬。然而才发现牙齿也蜕化了,这时旁边的“眼怪”用同样没有牙齿的嘴咬他,他们互相咬,甚至嘴对嘴的咬。然后又来一个两个三个“眼怪”加入这场战争。热闹升级,唾沫啊眼泪啊血啊满天飞,看似战火纷飞,但更像在浸泡的液态病中相濡以沫。

 

2040后,那些怯懦谨慎的眼睛浮在了空中,继续好奇的窥视着这片布满血丝的死海。海里的他们都不再需要眼睛,也不再需要浮出海面呼吸。他们化为了最高级的液体生命,或者说意识智慧都连在一起。他们不再需要物质,他们精神不灭。他们任意流动组成各种液体形态,随意冻结成固态雕塑。海里不久升起铸起一个巨大的皇冠,笼罩和庇佑这一整片海,那是东方至上的荣光,和极净的圣地,泛发红光,比肩太阳。

 

2060年后,皇冠以外的全球领域又生了一场流行病瘟疫。皇冠筑起的壁垒有效抵御了这场灾难。这时虚伪的政治都来朝拜东方的皇冠,天上的“眼怪”也想回到死海的怀抱,他们布满血丝的眼睛只剩下渴求,他们的肺部病变的纹理像极了皇冠内城四通八达的便捷交通网。他们一直以为皇冠内部没有信仰,现在他们将信仰强大的皇冠。他们一直摒弃巨大的权力,他们现在却渴望被巨大权力绝对救赎。

  • 0条评论
  • 70次阅读
李通灵

「信仰?」「依赖」

 

圣人并没有独立思想,他们只是某种程度的给了别人好处,利益,机会和贡献的人。但这就够了,这就足够人们去推他,捧他,颂他了。

 

中国人喜欢造神。这次也一样,李医生很容易的就被推上神坛。

 

李医生并没有多想,而人们却想很多。想得多,就是不理解,不知道。就会想的很高很神。人们这几天的情绪发泄了,这几天不仅可以骂还可以悲伤可以emo,加上在Pornhub视频前手淫久了,情绪张力会让人舒服得多。但是更重要的是人们在一种群体精神中找到了安慰,在恐怖疫情中找到温暖。人们需要这种故事,需要李医生这样的人。和霍金,科比死了,不同的是人们在李医生死后不会感动一种崩坍感,一种领域的虚无,李医生死后人们感到的是极大的精神慰藉,人们在这种精神意识里情绪高涨,人们用各种诗词歌剧往圣集中来净化自己,人们好像有了精神,有了信仰?

 

就像钟南山的每一次出镜是上头策划的一部分。大家只是相互需要,上头需要消解人们这半月以来一直对政府不满的情绪,媒体需要的是一个有分析性,轰动性,在紧张氛围下的一个撕裂的大新闻,人们需要的是沉睡在群体意识中的一个,个体精神的觉醒。虚伪。

 

群体造就了现在,造就了他们。

 

人们这时候越是癫狂的攫取,越是感到精神膨胀,越是高潮,越是满足,越是精神,就越是虚伪,永远也站不起来。

  • 0条评论
  • 98次阅读
Title - Artist
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