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自然

李通灵

「自然」「全球风险社会」

 

自然一直以来是个阴性的词,这里的自然是一个空虚而又荒芜的概念。

 

自然的赐福已经荡然无存。人类现在已进入一个更显著的全球风险社会。病毒、流行病、肯尼亚到巴基斯坦的蝗灾,引发的不仅是自然本身问题,也很难单从社会角度来界定,这种风险是超越自然和社会的。

 

生态问题是社会学关注的内界的问题,而不是环境外界问题。所以之前我就提过,不管是病毒还是其他生态危机,都不单是生物学,医学能够解释和处理的。这些自然科学的权威早就不足以消解现代文明制造的各种危险。从社会病理学来看,首先生态危机是社会本身加持的一种结果,各古典社会学家早就有所关注。如果单纯的认为“除了社会别无他物”也是不对的,是缺乏社会想象的畸形的生态观。现在来讲,现在的全球风险社会,把社会和自然,把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这些松散的认识图谱更加紧密的结合起来了。如果不能正确认识到如今现代性带来的生存和技术挑战的话,这些所谓的用来应对,规避的风险科学就是天真的。

 

现在的“自然”只是自然科学的自然,所以对自然本身的臆想,触及,认识都是无力的。

 

最近,科学家发现全球变暖会释放出未知病毒,一个具有潜在威胁的小行星正在接近地球。自然就像个淫妇,疯狂的与人们交配生产,让生命欣喜、诧异、绝望。她调戏着,愚弄着,实验着人类。

 

以后,风险挑战将可能会逼发一种更紧密的全球风险社会应对机制。那样,现在的跨国联系,全球话语可能会被定义。然而,这种高度政治的,全球的,甚至社会学的结合也只是让人类暂时获得呼吸权而已。

  • 0条评论
  • 96次阅读
Title - Artist
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