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媒体

李通灵

「媒体」

 

1.现在看来,铺天盖地疫情信息早就稀释了官方媒体的公信力和话语权。至少现在疫情动态信息大家都知道只是一个数据而已,而数据刷新只是例行公事化了。

 

2.“权力的运用控制了真像的表达”

 

3.然而,在信息时代,很多人只是认为新闻媒体更多的作为一种政治机构被操纵和监督,媒体为了生存才掩盖和重构各种重要信息。实际他们只是大多数平庸的社会科学家,舆论精神领袖的拥趸,他们把所有问题政治化 。极其愚钝的认知,他们忽视了各种媒体自己本身问题和运作方式的差异,他们分属不同机构,不同的媒体化过程,对疫情报道的符号性差异。各个媒体左右着舆论,这种情况在群众从挞伐武汉政府到红十字会,从声讨美国人到鞭笞武汉病毒研究所时,就初见端倪。

 

4.大多数人只知道社会生病了,因为各种内行的批评家谴责家,抓住流行病的恐惧在大众面前过多的卖弄修辞。给韭菜祛魅,告诉他们社会坏了,政治坏了,人心坏了。祛魅的他们也只是无能狂怒,最终陷入平庸。

 

5.现代医学早就不能对疾病进行权威性的理解和控制,因为他们根本看不到产生疾病的社会病理学原因。他们能做的不过是尝试建立一些自己新的秩序,试图成为心理学家尝试把患者的恐惧和身体区分隔离开。要知道钟南山每一次媒体出镜,不过是政治维稳计划的一部分。

 

6.“我靠虚像生活”

  • 0条评论
  • 92次阅读
Title - Artist
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