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医学

李通灵

「隔离」

 

如今隔离陆续暴露出的越轨、混乱、暴力等社会行为和现象,使得整个疫情滋生的各种社会事件更加耐人寻味。这些粗暴的隔离方式,根本上来说是现在我国应用的社会医学模式的不成熟、守旧和失败。

 

至此,流行疾病隐喻描绘的种种腐败和混乱变得更加生动。民间抗疫热情高涨,各村镇“各自为战”。从无脑排外到大义灭亲,从暴力规劝到封门禁足。但是整个医学和社会好像并没有被授予权力来卜折手断的反击。一旦身体被病毒入侵,身体免疫系统就会出动巨噬细胞反击,然而免疫细胞过激反应时,病毒就会很快吞噬白细胞夺得主动权并获得统治身体的机会。病毒入侵这一隐喻,使各个乡村响应隔离号召的过激反应变得更加滑稽和奇葩。这种粗暴的隔离的方式最早出现在14世纪意大利瘟疫时期,当时人们就用非人道的方式,用砖石将病人住的房子全部封死,同现在个别乡镇围堵、封门、焊门,粗暴隔离如出一辙。这种方式不仅将患者从物理场域隔绝,警告人们“他刚从武汉回来”,还使其污名化、社会角色分裂到社会场域的隔离,最终将患者逐出集体。

 

然而,这种隔离方式并不能让整个病毒污染有效抑制。只会割裂社会,使整个民众乡里甚至民族在内斗中耗尽元气,而那时候,扩散的不仅是病毒,各种社会弊病也会开始侵蚀、蔓延、扩散。抗生素可以粗暴的杀死病毒,但免疫细胞会减少,身体更脆弱。如今的隔离就像给虚弱的中国注射了一剂续命抗生素。

  • 0条评论
  • 88次阅读
Title - Artist
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