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式少女动漫”传递的新时代女性观:每一个女孩都需要忘却飞行

标题内容

已发布于:公众号“Cc主义

 

“这或许是一首关于飞行的挽歌”

 

蔚蓝的天空下飘着棉花糖般的云朵,青空下一碧万顷的大海或草地。美好的少女驾着飞行器或骑着扫帚,在天空翱翔,草间奔跑,少女的裙摆亦随风摇摆。这些清新独特画面只会定格在宫崎骏的“宮式少女动漫”里。

 

日本动漫大师宫崎骏的作品中,集合了各种各样的少女形象。有人说宫崎骏像一个穿着裙子的痴汉漫画家,这话不假。他不仅每一部片子都以女孩为主角,而且钟爱画穿裙子的女性。

 

像许多文学家拥有的少女情结一样,宫崎骏也拥有着整个艺术界美丽的“少女长廊”。

 

 

画穿裙子的少女不难,难的是画出穿裙子的思想。

 

纵观整个宫崎骏动漫,更像是一部新时代少女成长史。宫崎骏画笔下的女性不再是消遣的对象,更多的是反映他对女性主义的一些思考。从单纯可爱的少女形象《悬崖边的金鱼姬》中的波妞,到《龙猫》中单纯善良的小月小梅。这里幼齿般的少女是小心呵护的天真,未谙世事,尚不知人性的复杂和诡诈。如果要面对这世界,还需要多一点勇气。从《风之谷》拯救世界娜乌西卡,到英雄救美的《千与千寻》。再到《魔女宅急便》中12岁的骑着魔法扫帚的琪琪,失去了飞行能力独自在大城市中打拼,为了重新拥有飞行能力,不断实现自我成长,就像现实生活中为了获得社会认同的大多数年轻女性一样。

 

 

宫崎骏通过这种方式表达自己新时代的女性观———女性不该作为男性的附属品,她们需要在精神和物质上获得独立,她们特有的韧性和潜力具有无限的可能性。就像琪琪一样,在不会飞行的日子里变得独立,收获成长。而且这篇故事以后的女孩都不再能飞行,这预兆着他那童话般天真快乐无忧无虑的女孩们的终结,取而代之的是忘却飞行后更具有新时代精神的少女。

 

她们或许独立勇敢

 

 

曾有人问他“为什么您总是选择女孩做故事的主角?”时,宫崎骏表示“我并非在理论上早就有此打算。只是每当在情节中比较男孩和女孩,我就会觉得女孩更英勇。如果一个男孩大跨步的走路,我不会觉得有什么特别;而如果一个女孩走的气宇轩昂,我会觉得那太酷了。也许是因为我本身是个男人,而女性们可能会觉得大跨步走的男人更有形。”宫崎骏把女性放在了中心地位,塑造了一批独立且勇敢的女性形象,去完成自我救赎和救赎他人的使命。

 

 

善良勇敢的少女千寻为了寻找父母留在了异世界,留在汤屋努力的工作,即使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也并没有忘记保持一颗善良纯洁的心,帮助伙伴。只因白龙告诫她不要忘记自己的名字和初心,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也要保持着内心深处的善良和勇敢。就像许多独立的现代女性,在这善恶交织的社会,千寻作为女孩救出了自己的父母成为了英雄。在这困难中实现了人生需求和社会价值,千寻不再是依附于男性的形象而是拥有独立的人格。

 

在宫崎骏看来,勇敢并非是男性才能拥有的特质。勇敢的少女自己本身就是武器,却也不失少女本身的美丽和美好。

 

 

人类公主娜乌西卡,是族人和风之谷的骄傲。她的立场坚定,保护虫类和森林就是保护人类自己。她一生致力于保护虫族,在风之谷即将沦陷之际,用自己瘦小的身体挡住了王虫的进攻,牺牲性命保住了风之谷村民和族人。娜乌西卡有着少年般的强悍和不服输的劲头,对于传统潜意识里女性依附于男人,认为自己地位在男性之下的思想产生不少冲击。也让人们重新审视着女性主义,也在女性心中树立了新时代女性观。

 

她们或许优雅智慧

 

就像Blingbling的天使一样,最纯洁美丽往往是最简单的线条。宫崎骏的少女形象不同于一般漫画,他们没有华丽的衣服和妆容,服饰也尽量的简洁大方,很难体现女性的身体曲线。因为这些少女能够保持最大限度的天真和纯洁,不再是男人欲望的客体,而是男性钦佩的榜样。因为他们不仅勇敢,还优雅且富有智慧。

 

 

小玲是千寻在汤屋遇到的一位前辈。她深谙人情世故,但却依然保留着完整的纯真和善良。尽管知道锅炉爷爷为了帮助千寻故意撒谎没有说破,但是仍然顺着锅炉爷爷的意思去帮助受困的千寻。说明小玲能够熟练处理日常生活中的事故事物,就像现实生活中对于友情交际等,现代女性如果能够恰如其分的处理好,就已经具备了完整的社会人特征。

 

纯洁与智慧的女性永远也不会变老。

 

 

宗介的妈妈理莎是一个年轻能干的女性,像宫崎骏的许多女角色一样,理莎即使已经为人母,容颜却像少女一般。她一人兼顾着工作和家庭,她跟儿子的关系像朋友一样十分亲密。理莎把宗介教育得很好,懂事开放又善良。这与母亲的身体力行和教育的智慧是分不开的。和理莎一样,波妞的母亲海洋女神曼玛莲也宽容善解人意。这些已经在家庭家庭结构中的女性,有着他们独立的思想智慧,  挑战命运,从事工作也有和男性平等的社会地位。

 

 

她们或许兼顾时代精神与传统品质

 

宫崎骏并非女权主义者。

 

作为动画界的一段神话,宫崎骏所有的行为和思想自然被无限放大,被研究者赋予了相应的深度和理想。宫崎骏曾说:“恨世、彷徨、充满恶意,毫无支持环保之意、偏执、好战、羞怯、好学深思、讨厌虚饰与谎言、并且与女性主义与左翼深表失望……”这一切表明宫崎骏有被过度解读的嫌疑。他臆想了少女所有最美好的品质,但在电影中所体现的爱情观上,任然是男权的。无可厚非,自然他并不排斥现实女性的解放,而更多的是承认(大多女性承担)

她们的家务劳动价值。

 

从《风之谷》到《哈尔的移动城堡》,宫崎骏对女性人物定位上发上了转变。从表面的自由——女战士,转向表面的不自由——家庭清洁妇。看似不再像以前一样过分强调女性的自由和独立,实则都是在塑造着一种兼具救赎属性和传统特质的女性,同样消解着男权中心主义。

在移动城堡中,苏菲作为清洁妇,她的工作价值被卡西法和马鲁克大家所承认。然而当他和哈尔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从雇工转变到家庭免费的清洁妇。作为女主人的苏菲所有的劳动被看做理所当然,甚至否认她存在的必要性。恋爱中的男女往往扮演着不同的角色,男性主动者女性被动者。不过整个影片以接近赞扬的姿态叙述了女性在两性爱情中的牺牲。宫崎骏并没有否定这种受男权社会的影响,而是选择折中地让故事中的女性在完成传统角色的同时,塑造独立的个性。他强调了苏菲不仅帮助邻国王子恢复人形,还解开了哈尔的心结和他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一切的勇敢与坚韧,不正是一个现代女性应该具备的嘛,只是在传统恋爱场域下这种品质和牺牲更加显得高尚和值得歌颂。

 

宫佬在努力打破对女性的刻板观念,塑造独立、自主、有责任感和事业心,同时又兼具传统女性气质,温柔体贴的女性形象。从精神上尝试着帮助人类改变传统的性别不平等观念,从而为实现加强人们男女平等的观念意识。

 

忘却飞行,不要忘了插上翅膀

 

“残酷的现实,一个美丽的童话”,宫崎骏其实一直在讲述同一个女孩的故事她一尘未染纯真洁白,内心空灵毫无杂念不被世俗侵扰翱翔天际她维系着人与自然最本源的关系蕴藏着现实世界许多失落的情怀。这是女孩子们的翅膀。现实生活中每一个女孩都像忘记飞行技巧的琪琪,虽然不会飞行,有这一双翅膀就有属于你自己的童话。

 

 

权利女性主义的观点认为,阻碍女性解放的唯一障碍是女性自己。

 

我想说的是,如今极端女权主义者抬头,性别差异本身带来的劳动性质分工有利于社会稳定,是自然的选择。某些高呼各种自由的女性往往会忽视这种自然程度上的差异,而代之以社会和文化的不平等不公正,这恰恰忘了他们自己心里有堵墙,也辜负了多少具有新时代女性争取来的社会地位。

 

 

宫崎骏有过这样一段话,“作为艺术家加果我们尝试着钻研灵魂深处加果我们宣扬生命的存在是多么可贵世界又是多么值得我们为之生存那么美好的事情一定会随之而来。也许这才是这些电影所要表达的。”这也是我想表达的,至少生命本身是平等的。

 

点赞

发表评论

昵称和uid可以选填一个,填邮箱必填(留言回复后将会发邮件给你)
tips:输入uid可以快速获得你的昵称和头像

Title - Artist
0:00